当前位置: 新葡京牛牛 > 设计资讯 > 书画鉴赏 > 明-戴进-长松五鹿轴纸本77X39台北

明-戴进-长松五鹿轴纸本77X39台北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zxmdh.com/plus/view.php?aid=234335
文章摘要:明,肉麻新发型杂乱无章,魔幻养生丧死句子成分。

明-戴进-长松五鹿轴纸本77X39台北

明-戴进-长松五鹿轴纸本77X39台北

明-戴进-长松五鹿轴纸本77X39台北

明-戴进-长松五鹿轴纸本77X39台北

明-戴进-长松五鹿轴纸本77X39台北

明-戴进-长松五鹿轴纸本77X39台北

明-戴进-长松五鹿轴纸本77X39台北

明-戴进-长松五鹿轴纸本77X39台北

明-戴进-长松五鹿轴纸本77X39台北

明-戴进-长松五鹿轴纸本77X39台北

明戴进《长松五鹿图》是由明朝画家戴进创作的,描绘了高耸的森林中,有五只鹿遨游其间,小溪由前景直到松树林尽头的景色。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。

图的左上方为明代知名文豪兼艺术大家文徵明(1470-1559年)的题诗:“长松郁郁映双泉,麋鹿为群五福全,尘土不生巖野静,始知平地有神仙。徵明题,静菴笔。”画幅上没有画家的款印,是依据这个题识,而定为戴进的作品。

画面的主题在前景已经显示出来,高耸的森林中,有五只鹿遨游其间,小溪由前景直到松树林的尽头。远景的高山,云烟飘渺,情境与近景形成了明显的对照。

在他的作品中,偶尔也看得到不同于平日本色,掺合融会了元代文人水墨画风的情趣。这幅长松五鹿图,就是其中的一件。

构图的空间安排上,近景的松树非常高大,高度几乎占画面的一大半;另外,占画面二分之一 的上半部则是远景的山丛,远、近两景以云雾隔开,中景几乎消失。布局上,呈现实与虚、动与静、繁与简之协调对比,极是活泼有趣。

在笔墨方面,画树干的笔法强劲而有力,枝叶的浓淡色彩分明。远山与近石,都以「似点非点」长短不齐的线条积叠而成,再加上轮廓线来勾勒形状,并略染墨和汁绿,山石以的短线完成,与前二图所惯用的斧劈皴大有不同。

戴进(1388—1462),字文进,号静庵、玉泉山人。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。早年为金银首饰工匠,后改工书画。宣德间(1426—1435)以画供奉内廷,官直仁殿待诏。后因遭谗言被放归,浪迹江湖。擅画山水、人物、花鸟、虫草。山水师法马远、夏圭,中年犹守陈法,晚年纵逸出蹊径,卓然一家。所作雄俊高爽,苍郁浑厚,用笔劲挺方硬;画人物笔法娴熟,顿挫间风度益著;所作花鸟、虫草亦饶有生意。为“浙派绘画”开山鼻祖。作品有《春山积翠图》《风雨归舟图》 《三顾茅庐图》《达摩至惠能六代像》等。

戴进作为明代著名的画家,绘画临摹精博,得唐宋诸家之妙,道释、神像、人物、山水、花果、翎毛、走兽等,无所不工。

山水画他的山水画画作品,注重选题。画法源出宋元,继承南宋水墨苍劲一派,主要吸收南宋时期的马远、夏圭(夏圭)风格,但也吸取北宋时期的李成和范宽,并取法郭熙、李唐、董源,用笔劲挺方硬,水墨淋漓酣畅,技巧纵横,画风雄健挺拔,俱遒劲苍润,一变南宋浑厚沉郁的风格,发展了马远、夏圭传统,善于用浓淡水墨的巧妙变化,来表现“铺叙远近,宏深雅淡”的品格,既有南宋院体遗风,又有元人水墨画意,被推为“浙派山水首席画师”。

他画人物远师吴道子、李龙眠的唐宋传统,兼长二笔、写意,能变通运笔,创蚕头鼠尾描,行笔顿挫有力,笔法豪放。人物画主要题材有神仙道释、佛像、历史故事、名人隐士、樵夫渔父等,所画神像的威仪,鬼怪的勇猛,衣纹的设色,均驾轻就熟。工笔画衣纹常用铁线描和兰叶描,有时用丁头鼠尾描,写意从马远变化而来,笔墨简括。

戴进的花鸟画工笔设色、水墨写意、没骨兼长,都极为精致。所作葡萄配以勾勒竹、蟹爪草,别具格调。

关注新葡京牛牛微信公众号

明代画家董其昌《疏林远岫图》
没有了

热门推荐

我要评论